页面

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

中国的最后一个傣族古镇--娜允

中国的最后一个傣族古镇--娜允

娜允古镇在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,位于普洱地区的中缅边界上。这次去娜允,根据驴友的指点,在西双版纳的景洪西线游览景真八角亭后,经勐海、勐遮到澜沧然后进入孟连。

云南的旅游地图上,西双版纳景洪附近都有一个小亭子的标记,这就是“景真八角亭”。 亭子位于景洪以西十几公里的勐海县的勐遮乡,修建于1701年,当地傣语称这个亭子叫“波苏景真”,“波苏”的意思是“莲花顶冠” ,就是说,这个亭子是按照佛祖释迦牟尼头上戴的帽子的样子建造的。亭子有八个角,代表了帕召(佛陀)身边的8个“麻哈厅”(高僧)。

汉人每逢农历初一和十五都会赶庙会,傣历每月的15号和30号,景真地区的佛爷也会集中到这个亭子里议事,听高僧讲授佛经或商定重大活动。这里也是和尚们晋升为佛爷举行仪式的地方。

景真八角亭所在的位置也是昔日的勐景真王宫的所在地。后来的勐景真土司司属也位于这里,景真的土司也在这里召集各地头人议事。


傣语的地名不是以“景”打头,就是以“勐”打头,“景”表示 “城镇”,“勐”表示“寨子”,比“勐”小的地方就叫“曼”了。“景真”又叫“真罕城”。“真罕”是勐海传说中一个为民除害的英雄的名字。传说,这里曾有一种巨大的可以叼走刚出生的猪仔或婴儿的土蜂,真罕和他的伙伴找到了犹如小山丘一样的巨峰的老巢,身上涂满胶泥,接近蜂巢,用烟熏死了巨峰。挖开巢穴,还得到了两颗脸盆大小的“蜂宝”,从此借着蜂宝护身,战无不胜。云南民间说“蜂宝治百病”,不过,谁也没见过。

这里出了蜂宝,当然是宝地,于是真罕在这里开始筑城定居,人称“真罕城”。景真八角亭所在的小山,据说就是当年高出地面的蜂巢所在地。


八角亭的附近有条河,叫流沙河。传说,景真国王的女儿娜慕罕公主嫁给了勐遮国王召罕拉,勐遮国国王对景真虎视眈眈,公主和王子劝阻无效,就在葫芦里放上预警的密函,刻了仇杀的图样,放进流沙河传给了下游的景真国。勐遮国王战败后,一气之下,把这对苦命的夫妻都杀了,据说,娜慕罕公主就被埋在附近的母乌龟山下。亭子的西面的景真湖还是《召树屯》中孔雀公主和王子相遇的地方。

现在王宫什么的早已荡然无存,只剩一派云南农村风光。“文革”期间,八角楼所在的寺院被毁了,楼也残损,1978年的时候,开始整修八角亭,后又复建寺院。

景真土司姓刀,刀姓是皇帝赐给云南傣族贵族的姓氏。傣族分贵族和贫民,贫民见到贵族要称“主人或长官”,傣语的“主人或长官”发音就是“召”,最后,这个称呼演变成了姓氏。

景真土司世代经营茶叶,勐海的特产就是普洱茶。从景洪一路过来,进了勐海县,就见云雾缭绕的茶山,这里的天气和景洪相比,也多雨不再炎热。历史上的普洱茶的六大茶山,都在勐海附近,勐海茶厂也是最大的普洱茶茶厂。现在景真土司的后人还住在附近,开了一家饭店,还有自己的茶厂,经营茶叶。

前朝旧事,楼台烟雨,都散尽,只有景真八角亭旁的巨大古老的菩提树婆娑依旧。






从景真八角亭出来,在路边可以直接拦到去澜沧的车。到澜沧县城后,再转长途车去孟连。傣族人最后的、也是最早的古镇-娜允古城,就在孟连县城。

娜允古城在东南亚的傣族中享有尊崇的地位,娜允土司是孟卯(今瑞丽)国王的直系后裔,受过皇帝的直接封赏,他们和周边的土司都有姻亲关系,西双版纳的土司的曾先后把两个女儿嫁到孟连,陪嫁了大批土地和百姓,缅甸很多地方以前都归孟连土司管辖。

娜允建城的历史要追溯到南宋时期,大约在蒙古开始崛起的时候,瑞丽一带的傣王病逝了,国王的两个儿子争夺王位起了内讧。这时正值忽必烈吞并大理,大将兀良合台扫荡南诏国境之时。以为朝廷前来镇压,王子罕罢法只好率部分族人出走,分三路另觅可以安居的地方。公元1289年(傣历651年),三路人马在孟连汇合,决定定居下来,开始修筑城池。“孟连”在傣语中的意思就是“找来的土地”。

元朝平定南诏古国后,开始在云南四川西南边陲推广土司制度,罕罢法被任命为木连路军民府”的总领,这是孟连的第一任土司。明朝把这一套制度传承下来,永乐的时候,设了长官司,赐土司姓刀。孟连的土司得到朝廷的认可,成了一个六品官员,地位大大的提升了,到清朝的时候,又官升两级,设立了宣府司。

转眼到了民国,国民党承续清朝的归土入流政策,宣布废除这里的土司制度,土司只保留了一项权利,每年向自己的属民每户摊派两元三元钱。从缅甸退守的国民党军队为了争夺地盘,甚至在孟连打起来了。孟连的最后一任土司刀派洪十分的不满,积极要求“闹民主”,投向了共产党。1949年初,全国大局尚未定,孟连已经解放。

孟连解放后,这位土司老爷和共产党合作了数月,国民党派出说客游说,土司想了想,大局未定,状况复杂,非自己能操控,于是带着家眷卫队一起跑到妻子的家乡缅甸去了。这一去,就再没回来。孟连历代28任土司,长达660年的统治就此终结。

孟连土司,沿袭孟卯国的称呼叫“召贺罕” 意为金殿之王,那这座土司府就是“金色的王宫”了。这座建筑被称为傣家的故宫,是云南18座土司衙门中保存最完好的一座。现在的宣府司府是参照汉式建筑在1878年开始重建的,一直民国初年才完工。傣汉合璧,是娜允古城建筑的特色。

原先的宣抚司府在“闰五月事变”中,被烧毁了。乾隆爷的时候,明朝末期随南明永历帝流亡到缅甸的贵族后裔宫里雁,让他的妻子曩占(南章)和头目撒拉朵率部属千余人试探着归附孟连土司。孟连土司刀派春看上了曩占的两个女儿。先后娶了过去,最后竟然还看上了曩占,曩占火大了,虚意应答,在婚礼之夜,暗中联络了撒拉朵,夜闯土司家,手刃刀派春及其家人二十六口,一把火烧了孟连宣抚司署。


这个宫南雁是桂家土司的头人,是明朝桂王二儿子的后人,清庭只顾眼前,想着斩草除根,于是借着这个事,把前朝夙敌灭了。宫南雁一直在今天的缅甸掸邦北部经营,夹在清朝和缅甸木梳王朝之间苦苦支撑,宫南雁一死,那里就被缅甸占了。他老婆憋了一口气要为丈夫报仇,逃到孟艮,策反了孟艮投向缅甸。此后孟连战事连连,清缅战争爆发。

我去的时候,正逢宣抚司府大修,关门谢客。远道而来,不甘心过门不入,于是绕着建筑的石板路向山上走,希望看到边门小门的能唤开门,进去一睹。果然,花园有一处小门,未上锁,于是溜达了进去,维修房屋的工人很客气,提醒我们栏杆不要靠,不结实,尚未修好,并未做阻挡。

王府不大,和故宫相比是地位。我进去的地方是个小花园,筑有一个傣式的竹楼,供主人怀旧休息的。楼下还有一个水泥的防空洞躲避战火。主体建筑是两层楼的两进四合院式的傣家栏杆木建筑。房子不高,黑红二色,简朴庄重,完全没有想像的宏伟。

这里有油条卖,一元6只
娜允古镇就在现在的孟连县城城内。小县城十分的干净,这里没有公交车,有一种观光景点常见的、可坐4-6人的电瓶车,就是这里的公共交通工具。从长途车站到古城3元钱,穿过整个县城的新城。住宿的地方都集中在县城的新城,上面的古城没有人家做旅游接待,这点让我很惊讶。

进入古城,要通过南垒河。正对着桥,有一家“孟连宾馆” ,这是离古城最近的住宿了。宾馆紧挨着南垒河,推开窗,可以远眺整个娜允古城,濛濛细雨中的古镇安逸静谧,地头就是一夜暴雨后,河水猛涨湍急的南垒河。

宾馆对面有一个集市,早上的时候,我去了集市。这里可供挑选的东西远没有西双版纳富足,也不及瑞丽。除了米线、饵丝,这里流行的早餐竟然是豆浆油条!油条和我们这里的不一样,不像麻花一样的扭在一起,只有油条的一半长。一元钱6只,很多人一买都是几十个,这我很好奇当地家庭人口的规模。

娜允古镇依山而建,现在可见的,只有格局和规模了,街巷未变,其余的也都水泥化了,难得能窥见旧貌。沿着石板路进入古城不久,就看到中城古寺。

古镇分上、中、下三城,以三座寺院为标记,上城古寺、中城古寺和下城古寺。上城是土司老爷以及家奴居住的地方,上城古寺是土司拜佛的地方,建于清同治年间,在王府的后面,位置比王府还高,位于古城的至高点。往下走是中城寺院,傣语称“佤岗”,这是居住在中城的官员们专用的佛寺,建于宣统年间。下城是更低一级的官员居住的地方,下城寺院早已毁于大火,现在的下城寺院是异址新修的,就在南垒河河边。

普通的猎户都在古城外的两处镇上,娜允古城的原始居民都是大大小小的官员老爷,说不准在你眼前卖菜的就是哪户的小姐或夫人。和云南其他地方一样,这里也投入巨资正在开发旅游。。。

在云南地区旅行,最美的不是景色,而是少数民族风情,娜允这里最好玩的是过节。

这里有“开门节”,又名千盏灯节,傣历十二月十五日,雨季结束的时候,所有寺院的和尚要齐齐上街化缘。数百和尚在大金塔前集中,排成单行,赤着脚,手拿钵,从镇的一头走到另一头。居民则在街旁,向每个和尚的钵内敬献钱币或跪拜。之前的一个晚上,大家还要聚集在镇中心的大金塔下,点燃上千盏烛灯。在南磊河中放灯

这里还有孟连特有的传统节日“神鱼节”。传说佛祖专派蕨菜和神鱼来到孟连,让这里的傣家过上了食物富足的日子,为了保护鱼和蕨菜,傣家人只有在4、5月以后才开始大量采摘和捕食。“神鱼节”就是庆祝采摘季节的开始,在南垒河上进行的一个水上狂欢节。


这次这些节日都没赶上,只能听当地人介绍饱饱耳福。

看介绍说,逛孟连县城,是一种享受。不时会有身穿艳丽服装的傣族少女骑着摩托从身边滑过。说个大实话,那两天,整个县城,只有我穿得最艳了。孟连已经是亚热带了,下雨的时候穿傣族的长裙十分的便利,既不会带起水花湿了裤脚,而且也给膝盖保暖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什么地方的人穿戴什么样的服饰,总是有讲究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