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

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

清風雅雨建昌月:清溪古镇

雅安到汉源要翻越泥巴山。

泥巴山名副其实,山上的土都像煤炭一样的乌黑。爬山前,司机们如临大敌,给每个乘客都发了塑料袋。这里海拔不到3000,但是路非常的艰险。泥巴山靠雅安一侧,都是茂密的森林,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,转过垭口,翻过山脊,森林忽然不见了,眼中都是低矮的灌木和草丛。天气也放晴了,顿时就回到7月,骄阳似火。泥巴山是中国著名的气候分水岭。雅安是雨城,雅安下面的汉源县,则属于干旱的河谷气候了。因为阳光充足,汉源出产水果和花椒,附近的九襄是著名的梨乡,清溪古镇则是花椒的重要交易场所。现在这个月份,正是过去“椒会” 时节,因为贸易兴盛,清溪古城被誉为“建昌道上小潼关”。

事先和跟司机打招呼要去看清溪老城。在一个路口,司机招呼我下,然后用手一指,上山就是。

清溪古镇依山而建。北面在山顶的最高处是武安门,过去,茶马古道的马帮就是从这里进城休息打尖的。城门洞的青石板上留着深深的马踏的痕迹。过去,这里是四川去云南的官道。

清溪古镇始建于汉代,唐朝李隆基的时候,开始在这里筑城,抵御吐蕃兵马的入侵。经历1200年的风雨,古镇的四个城门,如今只剩北安门,其余的都在明末清初毁于战火。依山绵恒的城墙也在大跃进的时候拆除了。唯一依稀可见的,出了北安门以后的沿着古城墙遗址蜿蜒的茶马古道。

城门旁的几户人家,保持着原始的风貌,屋檐下挂着长串的玉米,在阳光下金灿灿的。

就在拉着行李气喘吁吁的爬到城墙之际,包里的电话忽然响了,是一位国内的记者打来的,询问关于我在6月去山东的事,以及向残疾人协会张海迪呼吁关注陈光诚的事,也让我谈谈陈光诚。我很惊讶,也很感动,国内的媒体也知道了这事,他们敢于报道这件事么?那份温暖和汉源的阳光、还有金色的玉米串一起深深的印在心里。

清溪古城里,最著名的建筑是清溪文庙。全国各地汉人居住的地方都有文庙。文庙的全称是“文宣王庙” ,“文宣王”的称号是唐玄宗封的,文庙这个称呼也是那时开始的。明清的时候,文庙还是科举考试的地方。所以,庙的门口还有一块状元碑,立着当地恢复高考以来的文理科状元。我去的时候,看到当地人带着读书的孩子在拜祭文庙还愿。

这里的文庙始建于乾隆年间,现存的是在光绪年间的建造的。主体建筑大殿、亭子在文革中被破坏殆尽了,“棂星门”“泮池” 以及形制还保留着。进门的'万仞宫墙"应该是原物无疑,墙上仍刷着文革标语。

        过去,诸侯办学叫做“泮宫”,所以,在文庙里月牙形的池子就叫“泮水”。庙里的古物还有一块被砸了尾巴的石龙和一个明朝正德元年的香炉,老人说,这个香炉是从别的庙搬过来的。其余的不伦不类的,就是领导拍脑袋修建的假文物了。

        清溪气候干燥,风多风大。城门洞出来,就是一条接近笔直而狭窄的街道直通山下。风穿过古城门,从山顶一路呼啸到山脚。“清溪的风” 就是这里的另一个景观了。

        古镇离汶川200多公里,2008年的地震,这里也被波及,还是重灾区,发生了奇特的“远地烈度异常”现象,不少老房子在地震震毁了,东倒西歪的都废弃着没人住。除了接近山顶城墙的附近还有一部分老房子,顺着山势往下,就和普通农村乡镇没有区别了。今年的时候,听闻当地政府要在这里投巨资,开发千年古道,到2015年这里会成为4A级的风景区,那时,恐怕这里就要狮子大开口的收门票了。



延着古街走到山下,就是雅安到汉源的国道了,在路边招手搭车去九襄。

九襄也是山城,搭车的司机是外地来九襄做工程的,顺带着我游览了整个小城,一条还没有被开发的古街,鳞次栉比的古老店面,很热闹。在迷宫一样的老城里拐弯抹角的找到了著名的九襄牌坊,却正逢大修,绕了一圈,脚手架把石牌坊挡个严严实实。

县城外也有一条流沙河,大量的水电开发,现在已经河床裸露,只剩几道涓涓细流了。
不到一个小时,小县城就逛完了。5点半的时候,我抱着一堆水果坐上了去汉源县城的车。在汉源县城不但有较好的食宿条件,那里还有一天一班的早班车去西昌,旅游旺季就要到了。买车票成了后面旅途中最大的问题。
状元桥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