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

2014年12月12日 星期五

12.13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

[按语:这是2008年的一篇文章,6年过去,南京大屠杀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国家公祭日,自己反倒没有任何想说的话了。]

这个周末,跟许多南京人一样,我又一次走进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。远远的褐灰色的巨大建筑跃入眼帘,接着是一位仰天呼嚎的母亲,我的眼泪水涮的夺眶而出。

跟随着人流,逐一走过,那些图片,影像,尸骸,令人窒息,都不敢细看。在哭墙前,找到外婆两位哥哥的名字,放下鲜花,早已是泪流满面。愿亡魂安息.

我的爷爷在70年前看到了什么?让他在生之年,再未提及,他说他一路念菩萨保佑。逃过一劫的他成了一位虔诚的佛教徒,此后,任何的风雨都没能让他放弃信仰。直到那年,大年三十晚上,他摔倒在九华山白雪皑皑的青石板路上。

那该是怎样的人间地狱?让那位日本军医在此后的70年里,四代人,日复一日地栽种,播撒着小小的紫色花种,也播洒着生命和希望。

是什么样的悲惨景象,让外婆时常念叨的魏小姐,那位救助了无数妇女儿童的活菩萨,在战后陷入抑郁,不堪重负,自杀身亡。

看着人流,我知道,历史没有被忘记。虽然,那是中国历史,乃至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,是许多人不愿回顾的,沉甸甸血淋淋的负荷,但是,我知道,我必须背负着它前行,让我知道的悲惨的故事口耳相传,不这样,无以面对300000亡魂,不这样,无以面对自己的良知。

在张纯如的铜像前放下菊花,匆匆而过,不敢筑足,不敢去细究。是的,在这样残忍血腥的暴行前面,你无法无动于衷,必需做点什么,否则,不足以心安……只是,这天使,她不知道,这纯洁的心灵不知道,那黑暗有多深,苦难有多重……那是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。

愿这鲜花和烛光带天使找到回家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