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

2014年12月12日 星期五

12.13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

[按语:这是2008年的一篇文章,6年过去,南京大屠杀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国家公祭日,自己反倒没有任何想说的话了。]

这个周末,跟许多南京人一样,我又一次走进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。远远的褐灰色的巨大建筑跃入眼帘,接着是一位仰天呼嚎的母亲,我的眼泪水涮的夺眶而出。

跟随着人流,逐一走过,那些图片,影像,尸骸,令人窒息,都不敢细看。在哭墙前,找到外婆两位哥哥的名字,放下鲜花,早已是泪流满面。愿亡魂安息.

我的爷爷在70年前看到了什么?让他在生之年,再未提及,他说他一路念菩萨保佑。逃过一劫的他成了一位虔诚的佛教徒,此后,任何的风雨都没能让他放弃信仰。直到那年,大年三十晚上,他摔倒在九华山白雪皑皑的青石板路上。

那该是怎样的人间地狱?让那位日本军医在此后的70年里,四代人,日复一日地栽种,播撒着小小的紫色花种,也播洒着生命和希望。

是什么样的悲惨景象,让外婆时常念叨的魏小姐,那位救助了无数妇女儿童的活菩萨,在战后陷入抑郁,不堪重负,自杀身亡。

看着人流,我知道,历史没有被忘记。虽然,那是中国历史,乃至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,是许多人不愿回顾的,沉甸甸血淋淋的负荷,但是,我知道,我必须背负着它前行,让我知道的悲惨的故事口耳相传,不这样,无以面对300000亡魂,不这样,无以面对自己的良知。

在张纯如的铜像前放下菊花,匆匆而过,不敢筑足,不敢去细究。是的,在这样残忍血腥的暴行前面,你无法无动于衷,必需做点什么,否则,不足以心安……只是,这天使,她不知道,这纯洁的心灵不知道,那黑暗有多深,苦难有多重……那是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。

愿这鲜花和烛光带天使找到回家的路。




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

西昌游记

提及西昌,就联想到火箭发射基地,印象中是不毛之地。到了哪里以后,才发现,原来是一处山青水秀,气候宜人,人文荟萃的好去处。

今年京昆高速的雅安到西昌段的通车了,从成都出发到西昌,数小时的车程。2008年的时候,我从成都坐车去西昌,要十几小时,旅途实在太过劳顿,于是分段旅行,花了数天时间,即使这样,最后从石棉到西昌,仍坐了6个多小时的车,在加上安源到石棉的车程,整整坐了一天的车。

游览完清溪古镇,辗转到安源县城。安源县城是新城,新建的商场的装潢已经很具大城市的意味,县城总体仍像一个未完工的大工地,路边的排水以及人行道的铺设还在进行中。县城的长途车站正对着一个巨大的人工湖,不少当地人在湖边休闲观赏。这个湖是大渡河上的重点水利项目瀑布沟水电站,而汉源老县城,其实在水下。

这个水电站是西部大开发的标志性项目,在09年完工。电站的修建时,水库淹没了当地最富饶的土地,因为征地问题,引起了民变,至今仍有余波。有理论说大坝会导致地震,不知道,08年时的地震,汉源一带受灾异常惨重,和这个水电站筑坝蓄水有没有关系了。

汉源的火车站离县城很远,去了也不一定有火车票,只好在安源县城休息一晚,第二天再做打算。

第二天一早,天不亮起床,仍未买到去西昌的汽车票,去西昌方向打工的很多,而且火把节快到了,当地一天只发一班车,车票十分的紧张,最后听了当地人的建议,先挪到石棉县,那里可能有更多的班车。

石棉是著名的藏黎走廊,历史上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,至今在孟获村还留有西南夷首领孟获所修建的古城遗址。传说,附近的月亮湖是孟获的夫人祝融洗澡的地方。森林公园中还有各种天然温泉。

我去的时候,这里正在开发,没有公交,只能包车。包车需要300多元,到达目的地以后,还需一个人徒步,安全也无法保证,只好兴叹了。我在中午到石棉,这时石棉到西昌的班车也走了,因为转道石棉去西昌的人多,车票贩子联系了一位面包车车主,答应跑一趟西昌。

我坚决不能闻烟味,被司机安排在了副驾驶座上。一辆车挤了10个人,在蜿蜒的山路上开的飞快,真是可怕的经历。新的雅安到西昌的高速路就在头顶,一根根的巨大的高架水泥柱,蔚为壮观。

一路上经过很多彝族的村落,各个村子在墙面以及屋檐上装饰的牛头的图案都不一样,就代表是不同的部族了。

西昌所在的凉山地区是彝族的主要聚集地,彝族人喜欢穿黑色衣服,老城附近很多卖彝族服装的店铺,挂满了红黑的裙子,对襟。听一个来外跟我介绍,彝族算命的不错,很准。我转了好几圈却没有发现算命的。

倒是在集市上第一次看到竹篓,看看自己的拉杆箱已经差不多要拖烂了,很有冲动买一个竹篓,像当地人一样背自己的行李。

西昌古城现存的古城墙和城门建于明代洪武年间,除了西面的宁远门,其余的城门都保存完好。只去了一个大通门就累坏了。大通门城墙上长了好几棵树,盘根错节,千姿百态的攀墙上。这就是最大的景了。
 

西昌邛海


邛海是四川第二大淡水湖,著名的西昌月,就是要在这邛海赏玩的。意大利旅行家马可.波罗曾到此一游,并《马可.波罗游记》中赞美邛海:“碧水秀色,草茂鱼丰,珍珠硕大,美不胜收,其气候与恬静远胜地中海,真是东方之珠啊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
西昌人文荟萃,不过行程匆匆,在邛海一游后,随即直奔下一站泸沽湖。当时不知道,此生之中,已经和此地接下至深的有缘分。




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

清風雅雨建昌月:清溪古镇

雅安到汉源要翻越泥巴山。

泥巴山名副其实,山上的土都像煤炭一样的乌黑。爬山前,司机们如临大敌,给每个乘客都发了塑料袋。这里海拔不到3000,但是路非常的艰险。泥巴山靠雅安一侧,都是茂密的森林,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,转过垭口,翻过山脊,森林忽然不见了,眼中都是低矮的灌木和草丛。天气也放晴了,顿时就回到7月,骄阳似火。泥巴山是中国著名的气候分水岭。雅安是雨城,雅安下面的汉源县,则属于干旱的河谷气候了。因为阳光充足,汉源出产水果和花椒,附近的九襄是著名的梨乡,清溪古镇则是花椒的重要交易场所。现在这个月份,正是过去“椒会” 时节,因为贸易兴盛,清溪古城被誉为“建昌道上小潼关”。

事先和跟司机打招呼要去看清溪老城。在一个路口,司机招呼我下,然后用手一指,上山就是。

清溪古镇依山而建。北面在山顶的最高处是武安门,过去,茶马古道的马帮就是从这里进城休息打尖的。城门洞的青石板上留着深深的马踏的痕迹。过去,这里是四川去云南的官道。

清溪古镇始建于汉代,唐朝李隆基的时候,开始在这里筑城,抵御吐蕃兵马的入侵。经历1200年的风雨,古镇的四个城门,如今只剩北安门,其余的都在明末清初毁于战火。依山绵恒的城墙也在大跃进的时候拆除了。唯一依稀可见的,出了北安门以后的沿着古城墙遗址蜿蜒的茶马古道。

城门旁的几户人家,保持着原始的风貌,屋檐下挂着长串的玉米,在阳光下金灿灿的。

就在拉着行李气喘吁吁的爬到城墙之际,包里的电话忽然响了,是一位国内的记者打来的,询问关于我在6月去山东的事,以及向残疾人协会张海迪呼吁关注陈光诚的事,也让我谈谈陈光诚。我很惊讶,也很感动,国内的媒体也知道了这事,他们敢于报道这件事么?那份温暖和汉源的阳光、还有金色的玉米串一起深深的印在心里。

清溪古城里,最著名的建筑是清溪文庙。全国各地汉人居住的地方都有文庙。文庙的全称是“文宣王庙” ,“文宣王”的称号是唐玄宗封的,文庙这个称呼也是那时开始的。明清的时候,文庙还是科举考试的地方。所以,庙的门口还有一块状元碑,立着当地恢复高考以来的文理科状元。我去的时候,看到当地人带着读书的孩子在拜祭文庙还愿。

这里的文庙始建于乾隆年间,现存的是在光绪年间的建造的。主体建筑大殿、亭子在文革中被破坏殆尽了,“棂星门”“泮池” 以及形制还保留着。进门的'万仞宫墙"应该是原物无疑,墙上仍刷着文革标语。

        过去,诸侯办学叫做“泮宫”,所以,在文庙里月牙形的池子就叫“泮水”。庙里的古物还有一块被砸了尾巴的石龙和一个明朝正德元年的香炉,老人说,这个香炉是从别的庙搬过来的。其余的不伦不类的,就是领导拍脑袋修建的假文物了。

        清溪气候干燥,风多风大。城门洞出来,就是一条接近笔直而狭窄的街道直通山下。风穿过古城门,从山顶一路呼啸到山脚。“清溪的风” 就是这里的另一个景观了。

        古镇离汶川200多公里,2008年的地震,这里也被波及,还是重灾区,发生了奇特的“远地烈度异常”现象,不少老房子在地震震毁了,东倒西歪的都废弃着没人住。除了接近山顶城墙的附近还有一部分老房子,顺着山势往下,就和普通农村乡镇没有区别了。今年的时候,听闻当地政府要在这里投巨资,开发千年古道,到2015年这里会成为4A级的风景区,那时,恐怕这里就要狮子大开口的收门票了。



延着古街走到山下,就是雅安到汉源的国道了,在路边招手搭车去九襄。

九襄也是山城,搭车的司机是外地来九襄做工程的,顺带着我游览了整个小城,一条还没有被开发的古街,鳞次栉比的古老店面,很热闹。在迷宫一样的老城里拐弯抹角的找到了著名的九襄牌坊,却正逢大修,绕了一圈,脚手架把石牌坊挡个严严实实。

县城外也有一条流沙河,大量的水电开发,现在已经河床裸露,只剩几道涓涓细流了。
不到一个小时,小县城就逛完了。5点半的时候,我抱着一堆水果坐上了去汉源县城的车。在汉源县城不但有较好的食宿条件,那里还有一天一班的早班车去西昌,旅游旺季就要到了。买车票成了后面旅途中最大的问题。
状元桥

2012年11月12日 星期一

雅安游记:望鱼古镇和上里古镇

每年5月到8月,是川藏线上的雨季。可是,去年只有7月有假期,尽管听说川藏线多处塌方,但是仍不死心,决定先去雅安试试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

成都到雅安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车程,我中午出发,大概下午4点的时候,到了雅安的旅游汽车站,司机听说我想去望鱼古镇,说他的车正好就停在去哪里的中吧车站,于是又免费捎了我一程,直接把我送到了车站。

去望鱼的车没有回来,也就没有车出发。司机们说,昨天那里下雨泥石流塌方,道路不通,如果今天天晴,明天基本就会通车。他们建议我去上里古镇,说哪里才好玩。于是,我就车站附近唯一的旅店住下来了。

“清风雅雨建昌月”,这是说三个地方的三个景观,西昌的月亮,清溪古镇的风,雅安的雨。雅安是中国的天漏,传说女娲娘娘补天的时候,漏了这块。

入夜的时候,小雨如期而至。先是宛若江南的沾衣不湿的濛濛杏花雨,接着雨越来越密,牛毛般细细洒洒的落下了,一片沙沙声。到夜半被雨声惊醒,已经是滂沱之势了。

早起,冒雨去找寻早点。这里的雨很有特色,仿佛是筛出来的一般,大珠小珠一粒粒的落在雨伞上。在雨中漫步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。

在雅安第一次吃到了豆浆泡饭,十分的美味。1元五角的豆浆,雪白雪白的,泡着饭,反倒没有了一丝豆腥味,都赶上牛奶了。

吃完早餐,看着是没指望去望鱼了,于是决定先去上里古镇。去上里都是山路,这里其实有三里,下里、中里和上里。下里是碧峰峡,除了峡谷瀑布等景观,这里还有个熊猫基地。中国的第一头大熊猫就是法国人在雅安被逮到,做成标本带到法国去的。在成都的时候已经去了熊猫基地了,于是就懒得下车了。

上里古镇是蜀身毒道上,重要的驿站。这条商道从成都到雅安经西昌到攀枝花,经云南昭通大理保山腾冲进入缅甸东南亚,最后到达印度和中东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里的居民不少是明末清初的时候,湖广填四川时移民过来的。古镇二水环绕,古朴雅致,不过,和所有过度开发的古镇一样,到处都是崭新的广告标语。古镇房屋错落有致,看着好看,但是拍出照片确不伦不类的,让人失望。只有深藏镇内的韩家大院以及沿河上溯镇外的二仙桥,尚存古意。

韩家大院的门槛很有特色,足有我半人这么高,进出门,对我来说,不是跨过门槛,几乎是翻过去。

上里古镇有五大家族聚居,现在尚存的府邸就算是号称“韩家银子”的有钱的韩家,这是一溜并排的三座前后三进院落。韩家一早就破败了,民国初年的时候,就繁华落尽,诺大的屋子破败不堪,只有形制、用材以及窗格上精美的雕花,依稀透着昔日的盛景。这家人家倒是没有在解放后的各番运动中受太多牵连,塞翁失马,焉知祸福?

在二仙桥一路过来,是类似丽江的沿河的旧式建筑,不过这里泥土是红泥,一下雨,河水就变红褐色了,蔚为壮观。和其他古镇相比,这里最鲜明的特色是麻将。四川人爱搓麻将不是虚名,这里还住有相当多的当地居民,临水的茶馆里的,人人都在打麻将。

出了茶馆,就是饭店,这里的餐厅都卖雅安的特产是雅鱼。据说,吃完了雅鱼,服务生会送上宝剑形状的一小根鱼骨,放在红盒子里,给你留作纪念,据说可以辟邪。我是准备花一笔钱,吃上一条。结果,发现雅鱼都长得像猫鱼一样,不免犹豫了半天,我是最怕吃小鱼的呀。也生怕是假的雅鱼。回到住处打听,当地人说,野生的雅鱼应该很大,不过,现在吃的人太多了,人工饲养的鱼,都等不及鱼长大。

第二天,夜里还是下雨。早起的时候,老板说去望鱼古镇的路通了。

去望鱼古镇的路基本上沿着周公河在开。周公河又名雅河,雅安是中国的水电基地,这一路行来真是触目惊心,每隔十几公里,这条河上就有一个水电站,河水基本干涸,到处是泥石流塌方的痕迹。30多公里的路,竟然不下十来家小水电。

望鱼古镇,因坐落在河边的一块猫形的巨石上而得名。小镇只有一条不足百米的街道,路边下车后,要经过一段很长很陡的石阶才能上到古镇。这里还保持着原始面貌,完全没有开发,也没有任何现代建筑。

古镇上都是木质结构的房屋,始建于清朝,是茶马古道的重驿。岁月的痕迹遍布小镇,常年的阴雨,古镇石板路上长满青苔,十分的湿滑,当地人不停的提醒我小心脚下。

这里远离城嚣,幽静清雅,很多居民是老年人,看着坐在屋檐下满是皱纹安逸的脸庞,才体悟平淡从容、岁月静好。

按照网上介绍的攻略,我在一家小夫妻开的家庭客栈住下了。夫妻两人很干净,也服务周到。家里还装了无限上网设施,不过,这里常年阴雨绵绵,被子一天没人钻就难免有霉味,主人也很无奈。体验了一夜以后,我还是速速逃离了。

早上的时候,眺望脚下的周公河,河上散着一些被砍伐的木材,水面拢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入梦如幻。中午的时候,这些雾气散了,傍晚十分又聚拢过来。

雅安三大特产:雅雨、雅鱼还有雅女。这里出产美女,我在雅安几天,就没见过太阳,雅女肤白个高身材窈窕,泸沽湖最后的王妃就来自这里。不过,我没遇到啦。